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最新新闻 > 正文

清华教授朱武祥:格力与小米对赌10亿“我买小米赢”

来源:网络整理 时间:2018-01-26 06:01

清华教授朱武祥:格力与小米对赌10亿“我买小米赢”

  日前,著名公司金融和商业模式学者、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朱武祥教授做客广州开讲《大变局与企业转型升级》。他是中国商业模式理论研究的开拓者,和魏炜教授共同提出的“魏朱商业模式理论”,在商业界具有广泛的影响力。为什么有的企业短短几年就成为行业巨头?小米与格力哪家强?记者在黄埔书院独家专访了朱武祥。

  商业模式哪家强格力与小米对赌10亿,买小米

  2013年央视中国财经人物颁奖大会上,格力董事长董明珠与小米创始人雷军对赌10亿元曾经轰动一时。今年赌约到期,谁会胜出?

  朱武祥笑道,如果要是买彩票的话,我会买小米赢。因为格力增长机会获取的商业模式比较常规,格力内部研究能力和经营管理能力很强,它主要通过内部培育加上一些并购,不断拓展产品线和市场区域,是非常经典的工业化企业的商业模式。而小米的迅速崛起,关键在于对资源能力透彻了解和交易思维。小米除了智能手机业务外,还针对其17-35岁男性用户群的智能产品需求,升级为多样化的智能硬件产品提供商。2013年成立了智能硬件产品生态链事业部,没有采用常规的内部培育和外部并购模式来获得新产品和业务机会,而是采取与外部产品创新团队合作的方式,这些创新团队来自国内外著名企业,比如施耐德、华为、美的,他们要创业,需要供应链管理、渠道、用户、资金等资源,而小米恰恰通过智能手机业务,形成了这些资源能力,双方资源能力正好互补。2017年,小米智能硬件生态链事业部培育的创新企业销售额有望达到200亿元。

  淘宝和京东竞争一直很激烈,阿里的净利润数百亿元,而京东一直亏损,但两家企业的估值都很高,为什么?今后双方会走向何方?

  朱武祥说,阿里一开始是给众多的商家和消费者提供交易平台,自己没有投入仓储、物流配送等基础设施,属于轻资产运营,所以很早就有利润。而京东自己投资仓储物流配送等基础设施,属于重资产。未来两家企业的业态会趋同,当然商业模式会有差异。

  阿里联合多方投资和运营菜鸟———仓储设施;京东则开始开放仓储物流业务和交易平台,两家企业都在做金融服务,除了为自身平台上的供应商、消费者外,还给外部企业、消费者及金融机构提供金融服务。两家企业都是平台型企业,能够繁育更多的生态,从而获得多样化的收益来源,实现规模收益递增。

  什么是大变局“我们这些老师也很危险”

  朱武祥认为,中国现在处于巨大的变局之中,从经济环境到技术,再到各个行业的产业结构与地位,都在变革之中。

  朱武祥举了人们喝啤酒、穿衣服逐渐消费升级的例子,来说明这种变革影响深远。这样的一场变局,“就像马克沁机枪的发明,它使得拿破仑时代的战术全部无效了。这是一种根本性的变革。”

  这是属于新经济的时代———餐饮、医疗、教育、服装、金融等产业生态和产业组织模式都会重新塑造。就拿汽车制造业来说,消费者们正在从购买汽车转变为购买出行服务,因此共享汽车抢占汽车制造与零售的份额,是不可阻挡的。

  朱教授还拿自己的职业开了个玩笑:“全国讲公司金融的大学老师应该有两三千个吧———以后幕课(慕课,MOOC,英文直译“大规模开放的在线课程,是新近涌现出来的一种在线课程开发模式)发展起来,可能只需要两三个老师了。我们这些老师也很危险。”

  而这种遍布所有业态的全方位的变革,就是朱武祥所讲的“大变局”,这就需要企业主动升级。

  行业大竞争3年至5年可形成五霸七雄

  一夜间,投钱做共享单车的企业很多,但随着部分共享单车的倒闭,大家似乎又看到了共享经济其实理想很美,现实很残酷。

  朱武祥说,共享单车是一个刚需。现在大家都开始抓各种场景,往各种场景里面投钱。以前做企业是要自我积累,现在做企业不一样了。一开始是有外部投资的企业能活下来,因为可以短期不赚钱;然后是有后续投资的企业活下来,没有后续投资的企业被淘汰。

  第三阶段是有强大产业背景的企业投资支持的企业能活下来,没有产业背景投资的企业被淘汰;最后剩下两三家企业,很可能合并成一家。像腾讯投了摩拜。

  以前一个行业要形成五霸七雄,可能需要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,现在三五年就可以见分晓了。新兴企业一是傍钱,二是傍资源。即使比别人进入慢也没关系,只要有资源。你看现在美团也进入了出行领域,美团有场景、有很多用户,也不缺钱。

  朱武祥认为,未来可以重点关注的商业模式是共享。在很多传统行业和一些新的领域,可以以共享方式来做。

  采写/摄影:南都记者 许晓蕾

  教授支招

  传统企业揾食艰难 转型升级“四条路”重构

  1 重新定义

  “转型不是转行,而是重新定义,就是要在原来的行当里,发现新的商机。”朱武祥说,要做到重新定义,就必须从初始的原理性问题开始追问。

  朱武祥举了今日头条的例子:今日头条是如何打败五大门户网站的?就是因为,今日头条追问了一个问题:到底什么才是重要新闻?谁来决定?

  随着用户需求多样化,重要新闻不是由资深媒体人士决定的,他们重新定义了重要新闻这个概念———对用户来说是重要的,就是重要新闻。人工智能算法是实现这个新的定义的技术手段。

  “什么叫懂行?能够洞悉用户的痛点或内在需求,并找到解决方案的才是真正的懂行。”朱武祥认为,这正是重新定义行业、从红海中突围的必要条件。

  2 技术创新和产品设计

  他表示,通过重新定义,发现用户痛点和诉求后,需要研发相关产品解决它,才能使这个发现有意义。

 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曾经指出,以前人们30%的时间花在产品研发上,70%花在宣传上。现在要倒过来了———在互联网时代,好的产品更具有传播力。如果产品做不好,花上千万请明星代言,那是没用的。”

  3 升级企业的商业定位

  “定位是什么概念?就是指你在产业链的什么环节,提供什么产品,创造什么价值。

  朱武祥举了搜索引擎技术的公司作为例子。最先出现的Verity把自己定位为“软件提供商”;随后的Yahoo定位自己是“搜索服务提供商”。

  Verity成立几年后就失败了。

  4 升级重构商业模式

  早在2007年的著作中,朱武祥和魏炜教授就为商业模式下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定义:“业务活动及利益相关者的交易结构”。

  “交易结构”是其中的关键词。因此,朱武祥说:“企业家的办公室里应该具有三幅图:产业链图、生态圈图和商业模式图。”而商业模式图上,画的就是与产业链、生态圈中的利益相关者的交易结构。

  交易的基础是“资源能力”。朱教授认为,企业应该定期列出自己的资源能力表,为商业模式升级重构提供前提。

hg0088 www.hg13677.com